多媒体时代,舞台演出的全新视觉革命
 
  传统舞台与多媒体化舞台的区别是什么?传统舞台演出,其基础涉及人与物关系的方方面面,演员、表演、道具、机械等,是一种综合性场合艺术。随着多媒体时代的来临,数字化科技逐渐走上舞台,其独特的仿真能力与创造力,在虚拟的空间里创造出极其逼真的演出环境。相比传统舞美布景,它的植入让演出更加多元化、更具临场感、互动性。舞台美术的数字化、多媒体化,为舞台带来了艺术与技术新的契合点。
  舞美概念图   颠覆传统视觉体验   与电影相比,舞台演出最大的魅力,是观众的参与和现场的互动体验。舞台表演,在人的眼前发生,直接、临场,增加人的直观感受。电影《金刚》塑造了荧幕里一只堪比摩天大楼的黑猩猩金刚,它对女主角的痴爱、与警察的对峙和枪战,以及最后巨大身躯倒下的悲壮,这是一屏之隔的荧幕留给观众的所有感受。改编成多媒体舞台剧的《金刚》,当身高12米的巨型金刚道具走上舞台,当娇小的女主角依偎在金刚身边,音乐响起灯光亮起,吊起威亚的金刚在舞台上奔驰、嘶吼,这好莱坞大片既视感的场景就在观众眼前发生,人们近距离观看演员表情,感受情感传递,这是电影无法比拟的地方。   舞台剧《金刚》   除了演员与观众的直接互动,舞美影像、演员、观众彼此结合的多重互动,更直接体现了舞台魅力。被改编成多媒体儿童剧的《阿拉丁与神灯之沉睡精灵》,依托3D多媒体技术,进行舞美影像的全程呈现,营造出裸眼3D的舞台视觉效果。演员与影像互动在其中表演,影像与观众互动串联剧情,观众与演员互动娱乐,这种动漫电影化的舞台表现手法,成功让多媒体儿童剧脱颖而出。   3D多媒体亲子魔幻音乐剧《阿拉丁与神灯之沉睡精灵》   多媒体之于舞台是炫技?NO   舞台的互动优势决定了其核心追求是临场感,即增加人的现场感受,放大舞台作者想要传递的信息与情感。而舞台美术的多媒体化在强调这一作用的同时,也很容易趋向于一种恶性导向——炫技,也就是大面积的多媒体舞美反而盖过了舞台作品本身,空留下无意义的感官刺激。   舞台剧《人鬼情未了》   扎根舞台,全方位探索   今日中国观众在重新欣赏舞台,这一进步再次推动了中国舞台发展。从舞台剧目的类型,到舞台机械、舞美、灯光等所有技术部门的全方位发展。而在多媒体方面也在大批量的采用新的形势,LED的多样化,全息投影、裸眼3D、结构投影等。舞美的形式从物质到影像已经有了更多元化的发展。但怎样让技术扎根舞台,用创意与技术创造舞台新文化。归根结底这是一次舞台视觉的创作,与导演一同在一部戏中的视觉追求与探索成为最核心的命题。除了那些风格化静止的场景以外,多媒体创作与舞美的机械化还带来了更多时间上变化的可能性。让观众在剧场中、故事中、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获得有效信息。让观众体验愉悦的同时,传播导演的思想。如何综合的好,就需要多媒体舞美设计师全方位学习舞台艺术,而不是只钻研多媒体技术本身!”   大型时尚真人秀《女神新装》   综合技术也是综合艺术,但让舞台技术与剧情融合,说起来容易,干起来难。舞台舞美立足视觉传达,也保有自己的艺术追求。有的艺术家会用很多技术和多媒体手段来打造舞台,但最终要呈现一个没有技术痕迹的舞台演出。李玉刚担任导演并主演的舞台剧《昭君出塞》,视觉总监叶锦添虽然在整体视觉设计中加入了金纱、金幕、灯幕和投影幕作为投影载体,三维建模模拟剧场场景,特效打造C型旋转台,但最终呈现出来的演出不着技术痕迹,只剩下诗意唯美的舞美空间和意境。   舞台剧《昭君出塞》   舞美行业的多媒体发展方向   纵观舞台发展过程,从最初的广场平面舞台,到大型镜框舞台、环形舞台,再到后来360度全是舞台,又到观众席都拆散中间过道也变成舞台,人们对舞台的追求更加多元,发展到最后没有了舞台。在美国纽约上演的沉浸式舞台剧《不眠之夜》和近期国内巡演的新型多媒体剧场秀《极·力·道》,就是一个完全开放式“舞台”。观众参与演出之中,可以“围观”演员,与演员互动,超近距离体验剧中每一个场景,甚至演员的呼吸。   新型多媒体剧场秀《极·力·道》   舞台旺盛的生命力,不断变化的需求,把舞美人推到了幕前。从大型机械到小型机械,从声光电物质机械编程到全新舞台塑造,舞美人之于舞台都不再是单纯的视觉设计者,而应该成为视觉导演,将整个舞台纳入视觉设计构想,创造出统一的视觉传达。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